娱乐圈谁想当绿叶?想红才是演员身上最优秀的品质

2017-11-14 11:55 凤凰八卦
  • T大

《演员的诞生》这档综艺,最近的讨论度颇高,而最新一期中,郑昊PK欧阳娜娜这段,小妹我看得是……一言难尽。

欧阳娜娜的演技,可谓是遭遇了“演员的吊打”,随便看下截图。

就当大家都在diss鹿小葵可怕的演技的同时,这群专家居然指责郑昊的表演太好,跟欧阳娜娜不在一个水平线,没有拉低自己的水平好让大家比较,所以称之为“戏霸”?!

这什么逻辑?

一个好演员,必然是对自己的演艺事业有着高要求,希望每一次表演都能表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达到自己的演技巅峰。如果郑昊明明可以演得很好,却要“照顾新人”拉低自己的level,还能称之为一名“演员”吗?

身为演员,要始终对“表演”充满野心才对,而很多演员也提到过,不红的话,是没有机会获得好资源,得到机会展现自己的演技的,所以郑昊又有什么错呢?

还记得辛芷蕾因为和舒畅一起出演《金枝欲孽》的片段吗?她的演技获得了广泛的好评。

舒畅是小妹看着她长大的“老演员”了,20多年的戏龄,又出演了不少古装剧,舒畅在演绎安茜这个角色时表现得很稳定。

无论是被主子用剪刀戳脸毁容时的绝望。

还是皇上颁布圣旨封她为答应后,她马上由畏畏缩缩转为扬眉吐气的神态,都处理得不错。

舒畅算是发挥了她的正常水平,不过同场较量的辛芷蕾却一点也不输。

她饰演的心高气傲的娘娘,看到侍寝回来的安茜,故作镇静阴险地询问她昨晚侍寝的情况。

听到皇上对安茜呵护备至,辛芷蕾颤抖着,终于隐忍不住把她一巴掌打倒在地。

到后来,接到皇上贬黜自己的诏书后的木然、绝望。

最终知道自己原来是被安茜出卖后,疯癫地大笑。

辛芷蕾的表演情绪转换上很有层次,许多不认识她的观众,通过这短短几分钟就被她的演技折服了。

不仅台上“玉莹和安茜”为争宠拼杀,台下舒畅和辛芷蕾也上演了一出“宫心计”。

两人第一次见面对台词,舒畅马上表示自己背好了,表示要脱稿来一次。

这时候辛芷蕾还在看台词,看见对手那么快背完了台词,一脸懵逼。

舒畅继续给她施加压力,在对台词的时候迅速进入角色演了起来,说跪就跪,看得辛芷蕾目瞪口呆。

这时候辛芷蕾已经意识到了危机,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采访的时候,她摇摇头,感觉自己可能会输。

不过小姐姐有股好胜的心气,从台上的表演就能看出来,她并不在乎舒畅演了多少年的戏,一点不想被压制住。舒畅提出加词,她也要加词。

为了自己的人物能丰满,辛芷蕾不断和舒畅对剧本进行修改。

舒畅都被逗乐了,觉得辛芷蕾太爱加词了。

在小妹看来,两位女演员都对演戏很较真,辛芷蕾更是发挥了自己百分百的能量,对观众来说,这是件好事。赛后采访的时候辛芷蕾直接说,“我没预设过自己会输。”

客观地说,两个人演得都不错,辛芷蕾把人物的霸气和刁蛮演绎了出来,抓住了人物的眼神、表情的细节;舒畅则胜在人物本身的反转,性格反差大,还有编剧给她设计的“捡回香包”的心机上,所以不管谁赢都合理。

辛芷蕾的话,并不会让人觉得是她狂妄自大,反而觉得她直率。

“演员是个职业,想红才能证明敬业。”

其实这不是第一次,辛芷蕾透露出自信和野心了。在16年的采访时,她就丝毫不掩饰自己想红的愿望,“其实我真的特别想火,尤其去年有好几个我特别喜欢的剧本就因为你的名气,别人就不找你,我就特别气愤。”

因为没有名气错过了很多机会,被问到觉得哪位女艺人演了自己喜欢的角色,但没有自己演的好时,辛芷蕾哈哈大笑表示,“太多了。”,“把所有人名字都给我打上。”

甚至一段时间,她看谁都不顺眼,“早两年的时候,觉得自己哪都不差,可是为什么啊……”

甚至还自嘲自己的圆脸是国际范,《如懿传》的后宫里就属她脸最大。

小姐姐也是real敢说!

这些话,如果是某些没有演技的流量小花们说,估计早就被diss死了。

但换做辛芷蕾来说,似乎没什么不对,毕竟她确实有演技又努力。

辛芷蕾演戏是半路出家,属于很有悟性的那一种。在《绣春刀2》她饰演的丁师傅砍断张震的刀这一幕,简直帅小妹一脸血。

在《王大花的革命生涯》里,她饰演的有情有义的女特工江桂芬,和闫妮同场飙戏气势也不输。

之后,她在各种影视剧客串,演艺的巅峰大概是和秦昊一起出演的《长江图》,入围了柏林电影节,并获得了摄影银奖。

拍摄《长江图》时,按照辛芷蕾的话来说,"剧组太穷了”。中间一度停拍了几个月,去筹措资金。

在雪天里,她要光着脚在江滩上走路,石头划破了脚也不敢喊停。泡到刺骨的江水里,导演要求她嘴不能发抖,这种生理反应根本没法控制。辛芷蕾只能不停喝酒,再沉到水里。

辛芷蕾胃口很大,什么角色都想尝试,裸戏啊床戏啊都不设限。

不过因为没什么名气,所以也没太多好角色给她。辛芷蕾说,自己“想成为梅丽尔·斯特里普那样的演员”,但经历过几次被换角,她也绝望了。

所以她现在的事业规划,便是先火起来。

在娱乐圈,小妹看惯了太多的“人淡如菊”的人设:不奢望大火,只求对得起我的粉丝们。倒是很少有辛芷蕾这样的“妖艳贱货”型,能直白地说出自己的野心。

其实,我们都明白,哪个明星不想红呢?尤其是在娱乐圈这种拜高踩低很严重的地方,就连00后的TFboys都明白这个道理。

王源在综艺节目里提到,刚出道时,参与某个颁奖礼,朝着某位前辈鞠躬被无视的经历。

其实因为不红,得不到同行的尊重倒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不红就得不到好的资源;没有好的资源,就更没机会红,这是个恶性循环的圈。

黄轩曾提过,自己还不红的时候,多次被换角,被删戏的经历。大一的时候,他参加了《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剧组面试,当时剧本定的角色是两个皇子,前前后后试妆半年多,定了他演二皇子。

结果后来,剧组快1个月没联系他,黄轩还是在报纸上看到《黄金甲》开拍的消息,才知道因为周杰伦的加入,小皇子的年龄要调小点,黄轩特别沮丧地失去了这次机会。

后来在《日照重庆》开机前的party上,他被叫到导演那屋,和另外一个男生再一次试戏。当时黄轩还是懵的,按照要求演完之后,只有导演一个人鼓掌;而另一个男生演完之后,后面的投资方一起欢呼“牛X”,他这才明白自己又被换了。

这样的经历不止一两次,《海洋天堂》筹备时,他也是做了好多的准备,去孤独症患者学校里体验生活,一周三次训练游泳,在临近开拍的时候,被导演告知“你和李连杰长得不像(父子)”,又被换掉了。

娄烨导演的《春风沉醉的夜晚》里,黄轩拍了40多分钟的戏,成片播放时只剩了一个背影,最后导演刻了一张未删减版的dvd给他。

后来黄轩才想通了,不出名的话自己永远是被换掉的那一个,跑去参加芒果的综艺节目《奇妙的朋友》慢慢有了点名气,再和杨幂共演《翻译官》才算大红大紫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黄轩,看到了他的演技,托“红了”的福,他才可以主演陈凯歌的电影《妖猫传》了。

演员是一个相对被动的行业,对那些不红的演员来说更是如此,只有被挑选的份。有时候拍了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播出了没有反响,这些辛苦就相当于白费了。

但娱乐圈的市场有它的法则,现实就是狼多肉少,好的剧人人都想上,这时候谁更当红,更能吸引观众,当然就选谁。

杨紫之前采访时,就透露过自己对好剧的渴望。

自己看到好剧本想去试试,人家会说,“我们已经定了某某当红的艺人。”

张若昀也谈到,只有知名度提高了,才有选择剧本的权力,才能和一些好的导演合作。

甚至坦白表示,拍《九州天空城》是因为它在暑期档,能让更多人认识自己。至于这种类型的剧,他并不感兴趣,演起来没什么压力。

“现实和兴趣往往不能兼顾,我要红,然后再做自己。”

雷佳音一直梦想着能成为中国年轻演员的代表。在拍摄《黄金大劫案》后,他曾幻想过凭借这部电影打开知名度,然而现实并不乐观。

直到快熬成中年演员,《我的前半生》才让雷佳音红了一把。等我们回头再看雷佳音以前的作品,发现他从前就有着极自然接地气的演技。

蛰伏多年的经历,雷佳音毫不掩饰地说了大实话,“我是一个演员,但我想做明星。”

他想更红更有名,因为这样才能让“更多制片人、导演看到我,让好本子找到我”。

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流量明星们总是说“我想做一名演员”,真正的演员却迫切地希望自己能担得起更多的流量。

能说出“想红”的演员,大多是有真才实学的,所以他们看似狂妄的言辞并不讨厌。反而业务能力不强的,离开了粉丝的支持便一无所有的流量小生小花们,更喜欢低调圈钱。

之前采访中,大鹏曾说过,“演员是一个职业,想红才能证明敬业。”,在小妹看来这话很有道理,哪个演员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认可,被更多的人知道?

所以有的时候,”我要红!”这句话并不是贬义的,它更像是演员们昭示着自己的野心。

不论是“想成为年轻演员的代表”,“想成为梅丽尔斯特里普”,或是“想拍自己真正喜欢的好剧”,正是这样的野心敦促着演员更努力。

很多艺人羞于说出“想红”,因为在它很容易被解读成急功近利,为了挣更多的钱。

但在小妹看来,即使是为了挣更多的钱也没什么不可,现在的荧幕被大量没有演技的小花小生们占据着,多少优秀的演员只能给他们做配角,领着不到他们十分之一的酬劳。还不如将这些钱给真正有演技的演员,至少付出和演员的表演是呈正比的。

最后,对我们普通观众来说,如果能看到更多的好演员红起来,好剧越来越多,这不正是件两全其美的幸事嘛。

责任编辑人:隋奕菲 PK036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释放进入手凤首页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