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上戛纳怎么过大寿?巩俐张曼玉范冰冰十年一轮回

2017-05-17 08:08 凤凰网娱乐
  • T大

2017的戛纳迎来70大寿

凤凰网娱乐讯(作者/牛腩羊耳朵) 今年戛纳电影节迎来了七十周年,虽说比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威尼斯电影节要小个十几年,但是如今戛纳影展的规模和气势实在是如日中天,让已经差不多沦为每年”奥斯卡前哨战”的威尼斯是拍马也追不上了,而与其并称“国际三大电影节”的柏林,主竞赛单元光景也是时好时坏,青黄不接,只能在犄角旮旯的单元才能挖出来一些冷门佳片。戛纳电影节现在所向披靡的地位很大程度上是在选片上一层层扶植“亲信”以至大师云集的传统上积累起来的,但也与近十年来戛纳电影节在吸引媒体与普通观众眼球上作出的妥协不无关系,而这也恰恰是当今戛纳电影节的主人蒂耶里·福茂掌握权力的十年。

60周年导演合影

六十花甲:35位大导演集体给戛纳写了一封电影情书

时间回到2007年,戛纳60周年大庆,也是蒂耶里·福茂第一年以总监的身份站在电影宫大门前红毯的尽头,笑眯眯地迎接拾阶而上的电影明星和大师们。

那年的戛纳特别热闹,生日也过的有声有色,35名来自25个不同国家的电影人,每个人都拍摄了一部“关于电影院”的三分钟短片,一共33部短片(其中科恩兄弟和达内兄弟分别合作拍摄),取名“每个人的电影院”,而这也是献给戛纳电影节60周年的电影情书。

这些大多因戛纳而声名鹊起的电影人中,安哲罗普洛斯,迈克尔·西米诺,阿巴斯如今都已不在人世;上个世纪末华语艺术电影的领军人物,张艺谋,陈凯歌,王家卫都不再是戛纳的常客,只剩下了侯孝贤,蔡明亮;而阿萨亚斯,简·坎皮恩,科恩兄弟,达内兄弟,波兰斯基,拉斯·冯·提尔等依然时不时都能在海滨大道上看到他们的身影。

大卫·林奇《双峰》第三季将在戛纳展映

其中最为特殊的则属“戛纳至宝”美国导演大卫·林奇,这位2006年《内陆帝国》之后再无“正经电影”问世的大师,唯独他拍摄的60周年庆短片得以在开幕式上和王家卫的《蓝莓之夜》一道在大银幕上放映,而到了70周年,大卫·林奇应了自己电视剧《双峰》“15年之后再见”的约定,带着《双峰》第三季再次来到戛纳。

2007年土耳其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奥尔汗·帕穆克成为了迄今为止最后一名单纯以文学作家身份跻身评委席的人,而此前戛纳影展一直都有邀请知名作家和影评人的惯例,他们的席位在福茂掌权之后渐渐得被越来越多的演员明星所代替,不得不猜测这也是为了关注度而做出的妥协。

除此之外,闭幕之夜,和金棕榈大奖《四月三周两天》一起颁出的,还有60周年特别奖:格斯·范·桑特导演的《迷幻公园》。

戛纳50周年官方海报

半百之年:巩俐担任评委,开启中国女演员十年一轮回

如果再往前倒退十年,1997年50周岁的戛纳电影节还并没有出现蒂耶里·福茂匆匆穿过海滨大道奔向电影宫的身影,直到1999年他才第一次被当时的总监吉尔·雅各布邀请到戛纳出任艺术总监。与60周年时各路导演献礼戛纳不同的是,50周年的戛纳电影节把一座绝无仅有的“金棕榈中的金棕榈”献给了瑞典电影大师英格玛·伯格曼,以弥补其虽获奖五次但从未获得金棕榈大奖的错失。而这座奖杯是在多位金棕榈得主的见证下由女演员丽芙·乌曼交到了伯格曼的女儿手中,此后伍迪·艾伦,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贝托鲁奇等电影名导都曾收获“荣誉金棕榈大奖”,却再也没有人能有此殊荣获得一座”金棕榈中的金棕榈“。而当年的50周年特别奖则颁给了埃及电影大师尤瑟夫·夏因。

巩俐、阿佳妮

1997年的主竞赛评委主席终于请来了法国女演员伊莎贝尔·阿佳妮,曾经在1990年拒绝过评委主席邀请的她,这次开出的接受条件就是其他评委人选都必须得到她的首肯:她首先拒绝了一起合作过《玛戈皇后》的法国导演帕特里斯·夏侯,理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近。受邀的美国著名作家保罗·奥斯特则推荐了加拿大作家迈克尔·翁达杰,后者布克奖得奖作品《英国病人》曾被搬上大银幕,而选择巩俐出任评委则第一次让评委席上出现了中国女演员的身影。不过在最终的得奖结果上我们也可以窥见当年争论的激烈程度:金棕榈大奖被今村昌平指导的日本电影《鳗鱼》和伊朗导演阿巴斯的《樱桃的滋味》平分。

有趣的是,戛纳电影节似乎默默遵循了十年一个轮回邀请中国女演员当评委庆生的“习惯”:50周年时有巩俐,60周年时有张曼玉,而到了70周年则请来了范冰冰,前面两位都是蜚声国际公认有实力的演员,巩俐参演的《霸王别姬》收获金棕榈大奖,张曼玉更是在2004年凭借《清洁》拿下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至于今年选择范冰冰的举动,很难说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吸引中国媒体和观众的关注度。

七十古稀:???黑人问号???

反观今年戛纳电影70大寿的庆祝活动,实在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除了常规的竞赛单元,非竞赛单元,特别展映单元,以及平行单元以外,今年戛纳影展增设了70周年特别展映单元,VR展映单元,以及儿童展映单元。猛一看阵仗很大,但是细细研究就会发现,其实就是选了不少没办法归类的作品,然后放在了一起,美其名曰为“70周年庆生”。

大卫·林奇与简·坎皮恩两位早已是功成名就的导演,各自代表着美国和澳大利亚艺术电影的巅峰水平,但是两位大师近几年来却不好好干老本行,专门抢电视剧界的饭碗。大卫·林奇最近还发表声明“再也不会拍摄电影”,而电视剧《双峰镇》的重启则是履行当初“十五年后再见”的承诺;简·坎皮恩网罗妮可·基德曼和伊丽莎白·莫斯的《迷湖之巅》第二季则延续她电影作品中从始至终的女性主义视角,只不过换成了电视剧的形式。其实大卫·林奇并不太在乎电视剧与电影在形式上的区别,因为《双峰镇》第三部的拍摄过程中并没有按照电视剧的制作流程,只是在播出时分出了集数。这两位导演都是只要出了作品,福茂就肯定会照单全收选进主竞赛的,只可惜今年他们俩都甩给了福茂电视剧,但是只要腕儿够大,就像去年威尼斯电影节给保罗·索伦蒂诺拍摄的电视剧《年轻的教皇》开绿灯一样,戛纳电影节也做得到。 

阿巴斯实验性遗作《24帧》

其中有两部正儿八经的电影,一部法国导演安德列·泰西内的《我们疯狂的年代》,继去年《当我们十七岁》以后再次触及LGBT题材,另外一部是伊朗已故导演阿巴斯的实验性遗作《24帧》,后者为纪念阿巴斯而放入周年庆单元还可以理解,前者即便主竞赛单元没有位置,选入非竞赛展映单元也完全不会掉份儿,莫名其妙的带上“70周年特别展映”的标签,怎么看都像来给这个单元充场面的。剩下最后一部,美国女演员克里斯汀·斯图尔特处女作短片《来游泳》才真真是被保送进来的,大明星拍摄的短片实在不好给安插进短片竞赛单元吧。同一个单元出现三种不同的影像形式,越看越像是这些作品福茂都想要,但又没处放,只能现创造一个单元了。

VR作品《肉与沙》

这还不够,戛纳电影节还想搭上近几年来潮到不行的VR技术,去年在戛纳电影市场上已经开始设点展示推广,但是进入官方单元,今年还是是第一次。奥斯卡最佳电影《鸟人》的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虚拟现实新作《肉与沙》,7分钟左右的片长,将以装置的形式在戛纳做世界首映。做为戛纳最佳导演奖获得者,伊纳里图曾参与了戛纳60周年庆祝影片《每个人的电影院》的拍摄,十年后,再次为戛纳庆生。至于儿童展映单元,法国动画片《千禧僵尸》虽说受众是儿童,其实在题材上更适合午夜展映单元,但是已经被日韩类型片霸占了,而且请相信我,在电影宫里看到儿童的机会几乎为零。

争议和变革:流媒体冲击戛纳,官方被迫颁布新规

虽然今年是戛纳电影节的70岁生日,可还是免不了年年都此起彼伏各式各样的争议,而今年的争议就集中在Netflix制作的两部电影入围了主竞赛单元上。在公布入选电影名单的记者会上,当各国记者关心的问题还都是”为什么今年又没有本国电影入围”时,法国媒体关心的则是Netflix出品的两部电影—分别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以及美国导演诺亚·鲍姆巴赫的《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是否会在法国市场通过网络在线播放和电影院同时发行,当时在讲台上的福茂还没有答案,直到快要开幕前的两周,事态的严重性发酵到了让戛纳电影节不得不官方表态的地步:鉴于Neflix并没有计划在网络在线播放之外的渠道在法国发行这两部电影,因此戛纳电影节颁布了一条新规定,自2018年起所有意愿入围主竞赛单元的电影都必须有计划在法国院线发行。《玉子》和《迈耶罗维茨的故事》最终并没有像传言中说的那样因为法国院线的抗议而被取消竞赛资格,但这也只会仅此一例。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玉子》

法国电影行业有非常严格的“发行时间差”规定:简单来说它意味着电影要以院线发行为第一方式,上映后四个月才可以发行DVD,12月之后才可以在收费电视台和公共电视台播放,而到36个月之后才可以在订阅式流媒体平台播出,而近几年迅速崛起的Netflix在正常的发行顺序上是排在最后的,所以说在其他国家可以流媒体平台和院线发行同时进行的Netflix在法国市场触了礁。

电视在六七十年代作为影像娱乐手段的兴起,从而严重打压了电影市场,这个规定的设立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法国电影市场和制作。而如今炙手可热的已不再是传统的电视,而是流媒体视频服务,它们不但提供庞大的影像内容,更在积累资金之后开始尝试分羹电影制作行业,成为电影制作公司新贵。

朴赞郁的《小姐》去年在戛纳引发广泛关注,就是由亚马逊投资的

其中的佼佼者就是Amazon Studio和Netflix,前者去年一口气把自家投资的五部电影推进了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从伍迪·艾伦的《咖啡公社》到朴赞郁的《小姐》,从贾木许的《帕特森》到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霓虹恶魔》,风格不一而足,不服气的Netflix今年做足了公关,硬是挤进了两部,而Amazon则只有一部托德·海因斯的《寂静中的惊奇》入围。

朱利安·摩尔出演的《寂静中的惊奇》

其实两者之间在电影制作融资与发行方式上还是有很大区别的,Amazon Studio就像阿里影业,起步于网络零售业,而Netflix就像爱奇艺,起步于流媒体视频服务,但是前者参与制作的电影并不致力于在流媒体服务上发行,而是专攻院线,Netflix则想“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自然引起了院线的强烈反弹。矛盾最终集中起来爆发在了全世界最高大上的电影节身上,谁让所有人都挤破了脑袋也要进呢!

今年的入围影片新闻发布会上,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先于总监福茂公布了由全世界58位记者联合撰写的特别纪念新书《这些年》将于五月初正式发行:70年的戛纳历史,由58位记者和影评人执笔,依据年代顺序,以非常私人的方式讲述自己或经历或感触的一届戛纳电影节。电影记者们一代又一代,每年五月份都义无反顾的回到这座海滨小城,用12天的时间做一场酣畅淋漓的电影大梦,而这12天的电影梦大概是今年唯一一个真真正正献给戛纳电影节自己的礼物。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人:刘烨 PK049
热点新闻
精彩推荐
上拉进入智能版

手机凤凰网 i.ifeng.com

.